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热点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泰国留学生网 > 正文

泰国留学生网 大鹏心态谦卑:我还是电影圈新人 不可能“膨胀”

2017-10-01 16:21:55作者:荣靓 浏览次数:39190次
摘要:摘自泰国留学生网当天晚上,左非白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一执大师打来的。“怼他干什么,他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。”杨文孝和杨继先闻言都有些愕然。

左非白来到道心住处,敲了敲门。《太清玉册》卷五有言:“道家所谓手把帝钟,掷火万里,流铃八冲是也”。即认为其具有降神除魔的作用,“桥?”

  《羞羞》《缝纫机》两部国庆档喜剧

  剧组上周末相继来“赚吆喝”

  麻花、大鹏来沈如回家:

  沈阳观众说好看,我们才真放心

  前晚和昨晚,两部国庆档热门喜剧《羞羞的铁拳》和《缝纫机乐队》剧组,分别来沈阳宣传影片,并接受了沈阳晚报、沈报融媒记者采访。《羞羞》导演宋阳、张吃鱼和主演艾伦、马丽齐齐来沈,看到点映现场笑声不停,四位主创非常欣慰,而辽宁籍的马丽回沈更是回到主场,父母、朋友、铁杆粉丝纷纷上台与她见面,简直人气爆棚;《缝纫机乐队》则同样派出导演兼主演大鹏,主演乔杉、李鸿其、曲隽希的四人主创阵容,大鹏和乔杉这对黄金搭档,对影片全国点映的超高反响同样非常自豪,直言“沈阳观众一定会喜欢这部电影。”两部电影的主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都对沈阳观众十分看重:“只有沈阳的朋友说好看,我们才真的放心。”

《羞羞的铁拳》主创

  期待一致:两片主创对电影信心都可足了

  《羞羞》和《缝纫机》是即将到来的国庆档,最受关注的两部喜剧电影。《羞羞》根据开心麻花同名话剧改编,讲述艾伦扮演的搏击选手艾迪生和马丽扮演的女体育记者马小,因为一场意外的电击,灵魂互换的搞笑爱情故事。《羞羞》导演宋阳说主创埋伏在沈阳点映场观众人堆里,看到笑浪此起彼伏,感到甚为欣慰,“《羞羞》话剧版演了上千场,在电影喜感的设置上,我们很有信心,但毕竟还要有待于电影观众的检验。这次看到沈阳观众笑得很开心,这就太好了,毕竟沈阳是喜剧之都,观众笑点比南方观众高多了。”

  《缝纫机》则讲述乔杉扮演的摇滚青年胡亮,散尽家财请来大鹏扮演的乐队经纪人程宫,组建“缝纫机乐队”的励志喜剧故事。大鹏充满信心地表示,这部电影阵容强、故事好看,比《煎饼侠》更好笑且更有内涵,“我们此前走了22个城市的路演,跑了200多家影城,所到之处几乎都是好评,沈阳观众一定会喜欢这部电影!”但大鹏的心态依然很谦卑,“《煎饼侠》后的3年,我跟冯小刚、徐克、王家卫、周星驰这些大导演拍戏,学到了很多。毕竟我还是个电影圈新人,资历尚浅,人也不可能‘膨胀’。”

大鹏

  都在学习:“乐手”练得苦,“互换”学对方

  两部电影的主创们纷纷表示,影片拍得很不容易,各自都有难度,主创们都在学习。大鹏谈到片中娜扎、韩童生和曲隽希都没有多少音乐基础,要从零学起,“娜扎演贝斯手,我本来给她准备了替身,拍手部特写,但娜扎一直在默默苦练贝斯,最终很漂亮地完成了拍摄;韩童生老师60岁了,我还记得带他去听二手玫瑰演唱会,这给他震的!现在韩老师已经是个很有水准的吉他手了。”而小演员曲隽希操着一口浓浓东北腔自曝,6岁时接下这部戏,一直练到8岁,“人生四分之一都献给了这部电影。”

  《羞羞》中最大的笑点是艾伦和马丽互换身体,两人要分别演出另一半的神态、心理特征和肢体语言,“反差萌”十分搞笑。艾伦说他经常观察马丽的一举一动,“我发现,之前根本不算了解女人。”马丽则笑称,片中的表演和在《夏洛》里差距很大,“真男人和女汉子在表演上真是不一样的,观众看了电影就能体会到。”

  都爱沈阳:马丽主场待遇高,大鹏回沈当回家

  《羞羞》和《缝纫机》都有浓郁的东北风格,两部电影的主创大多都是东北人。《羞羞》女一号马丽是辽宁人,这次回沈就像回家,在观众见面会的舞台“接见”各种亲人、朋友,甚至父母都前来捧场。马爸爸的发言声如洪钟:“我代表我的女儿,对大家的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!”马丽的粉丝也接连上台,有的送她手绘海报,有的把积攒了多年的话剧票根拿来给她看……马丽特感动:“我这一回家,相当于包场啊,大家都是我的亲人啊!”大鹏、乔杉也都是东北人,来到沈阳也直言亲切无比,大鹏说:“我回沈阳就相当于回家了!”而昨晚,和大鹏私交甚好的多位沈阳籍艺人,也出现在活动现场,给了大鹏和《缝纫机》主创们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  沈阳晚报、沈报融媒记者 关力制 摄影记者 常晟罡

萧金水道:“小师傅,若我没猜错的话,您也是个风水师吧?”左非白笑了笑:“想吃什么?”左非白道:“别说废话了,开始吧。”

张家众人面面相觑,惊得合不拢嘴,也忘了和上清观弟子相斗。正文第七百三十二章张九莲的方案

“我?”左非白一愣,想起自己在中了金蚕蛊毒之时,迷迷糊糊之中,似乎是跟黎颖芝发生了些什么暧昧的事情。“哦?好,好,都听真人安排便好。”庞书记回答道。

“怎么会?”左非白道:“我可是真的过意不去,玄明师叔帮了我那么多,陪您下下棋,又不是什么难事,我很乐意。”朱仲义是个个头很高的中年人,头发有些稀少,面容瘦削,目光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丝阴险之色。